scp-4057 黑鸣泽(犬K)

暴食症

ooc向   幼儿园文笔,看不懂也别问我,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垃圾

这个孩子就是个灾难,是魔鬼派来的把它放到那儿,是我们的仁慈!

不,不会的,这不可能!你们不能对她那么做,她只是个孩子!

眼前一个浑身烧伤脸部围着绷带的男人跪倒在一个身穿白色衣服胸前有红色十字架的男人面前,而那个身穿白色衣服的男人显然没有理会他,他只是伸手托起那个才满绷带的男人的下巴

里奥,你应该清楚……背叛,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一个戴着草帽看起来只有十三,十四岁的孩子缩在墙角,回想起她的出身,十几年前母亲生下她便死了,也算是个悲惨的孩子,但她也是特殊的,她天生就吃不胖,肚子像是个无底洞似的吃不饱,虽然对于他父亲来说24小时的饮食消费并不算多,但是对于教会来说,她就是个威胁,她就是恶魔派来毁灭人间的东西,她不知道她得了什么该死的病,此时此刻她只看到,她那不会在任何人面前低头的父亲跪倒在别人脚底下

不是的,艾玛不是怪物…呜…不是的……

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再加上点哭腔开始在墙角徘徊,珍珠似的眼泪开始从她碧绿的眼睛流出,但又怎么能说她不是呢?

嘿,看那个怪胎在那!

此时一个女妇人叫出了声

哦,快救救我们!神啊,请快点来赶走她吧!

真是个肮脏的东西,教主大人,请您快点吧!

人们的惊恐声开始传进教主的耳朵,然而这些声音却像是冰锥一样深深地刺进了艾玛的内心

不是的,我只是比别人贪吃了那么一点点而已,不是的,艾玛,艾玛只是生病了而已!

大家都安静下来,这个恶魔是不会有好的下场的,包括他的父亲,现在请大家助我一臂之力,把她绑起来,带去西边的山上的乱葬场!这是神的指引!

大家上啊!

不知是哪个人先喊出了,随后人们争先恐后的冲向艾玛,粗暴的绑起了她的双手和脚,教堂里乱成一团,也许树上的猫头鹰会感叹,这世上竟有比他还古老的生物,乌鸦嘲笑着人类的愚蠢,用尖锐刺耳的叫声在唱着不知名的歌谣,也许很快他们就能饱餐一顿了……

夜间,人们举着火把,走到了一个雾气弥漫的地方,中七横八的尸体被丢在地上,面目狰狞的看着举着火把的每一个人,白色的蛆虫扎堆的在死人脸上走着,皮肤混合着血与不知名的组织搅成一团,整座山散发着尸体被泡烂的气味,烟雾弥漫,一座坟上坐着一个男人,带着一张很长的面具,眨眼望去,消失在雾中,等回忆起那表情,是在嘲笑人们的无知,有些信徒早就在路上吐过了,他们不敢在往深处走,把五花大绑的艾玛伍兹丢在路旁

真是晦气

可不是嘛,这个女孩真是恶魔,要是任留她在这里,怕是要把我们村里的食物都吃光

等人们离去,艾玛坐起来,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只剩下她一个,嗯……也许还有些死人,这样想着会开心一点吧,但很快饥饿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头脑,肚子的空虚感不断的冲撞她的理智,可是,这里只有扭曲的死者,没有食物,连乌鸦都不敢来的地方,只有大胆的秃鹫在天空中盘旋,也许他们今天想吃顿好的,我艾玛,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她决定起身走走,万一走出了这该死的地方呢,可并不会,往深处走,除了沼泽,墓碑,以及不断爬出泥土的死人外没有一点新的东西,父亲曾说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恶灵,他们充斥着人们的内心,让人走上不归的路

嘿,我亲爱的朋友,食物的话,地上不是有一大堆吗?

此时艾玛的眼中出现了一个与她一样但很不一样的女孩,白色的头发以及猩红的瞳子,更是让她提起了戒备

我不是你的朋友,请你离开

理智告诉她应该远离这个地方,的她却情不自禁的往地上看,除了在泥泞的地上扭曲着身子向前的虫子,也就只有着干枯的尸体,当然还有在沼泽里泡烂的尸体,这只是正常人看到,在艾玛的眼里也许这就是一顿大餐,只是脏了一点而已?

不,不会的,我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怪物,你给我滚!我不会做这种事情……

这种话说出来,一点骨气都没有啊~小艾玛,这仅仅只是食物,为了活下去而已~

不,我不会的!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艾玛,无力的趴倒在地上,几只虫子顺着她的手爬上了她的身体,但她以无力再管这些,不行,要活下去,求生欲刺激着她的大脑,艾玛用尽全身最后一点点力气,1.1点的爬向一块被苍蝇和蛆虫啃食的已经不成样子的腐肉,她缓缓地坐了起来,双手捧起那块肉,嗷呜的一口咬了下去,舌头触碰到的是虫子爆浆后苦涩的液体,口水顺着缝隙流了下来,狼吞虎咽的吃完,甚至连骨头也被一并吞下,发出了牙齿碰撞的声音

咕嘟,咽了口口水,不够,还是不够!专门泥土以及虫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疯狂,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出属于小女孩的光明,她迅速的跑向一座墓碑,头顶盘旋的秃鹰倒是挺失望,死亡的气息已经消除了,这就代表它们什么也得不到

咕呜,咔,咔嚓……挖掘开泥土,抓住被害者的手开始疯狂的啃食,尽管被害者已经不可能再叫出声和反击,手上的蚂蚁与蛆虫开始疯狂的逃窜,却被像吃点心一样,抓住塞进嘴里,夜经尽……秃鹰们失望的离开,一瞬间这座乱葬场的有了新的王者,而此时这位王者正在啃食着一位妇人,妇人扭曲的脸,以及破烂的衣服,让人看不出她生前到底怎么了

小姐,到了

远处传来人落地的声音,大概是皮鞋,艾玛这么想着,擦了擦脸,压低头上的草帽,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看来这次可以吃点新鲜的了?乌鸦,也许可以成为她的新代号

我不明白,为什么想做医生就得来这种地方?

只是一个20岁的女孩的声音,拥有这个跟艾玛以前一样甜美的声线,艾玛走向声音的来源,躲在了一块石碑的后面

分析尸体,是医生最应该掌握的一件事情

可我们也不必要来到这种地方……

艾米莉,你要听我的……

好的,父亲

这位名叫艾米丽的女孩穿着洁白的衣服带着黑色的口罩和黑色的手套,就是天使一般,是来赎救我的吗?艾玛放下手中的骨头,尽量把自己的脸和衣服弄干净,她悄悄的走向那位小姐

你,你好,请问你是来赎救我的吗?您真像一个天使!

许久不见的笑容,又出现在这个女孩的脸上脸

我不是天使,但你看起来像生病了,我想我可以治好你!爸爸,我们能带走她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艾玛.伍玆,先生

你就跟我们走吧,我们家缺少一个园丁,当然了,我希望你换一身行头

虽然很嫌弃这个女孩,但毕竟是自己女儿的,要求,反正也可以锻炼女儿,带回去应该也不亏

太好了,谢谢你天使小姐~

我叫艾米莉,以后请多多指教

占t先抱歉

有人要可爱的船匠吗?可攻可受
加QQ,加第五好友一起秀恩爱啊
小狼狗,小奶狗都可以!

ID 混沌中立犬K

……画完了,党费什么的

画渣,不喜勿喷qwq

在上色死的边缘试探
第一只崩了……
最后一只是另一面

匹诺曹

ooc   幼儿园文笔 全程无高速放心食用

1
艾玛,一个出生就与别的家伙不一样的孩子,它的特点是说谎鼻子就会变长,当然,这并不会成为她人生中的绊脚石,毕竟是像这样一个天真的孩子……虽然她无时无刻想着变得跟其他孩子一样……

2
由于这个特征,童年的艾玛缺少玩伴,曾经想要在大桥上一跳了之,但没想到却遇到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士

艾玛:被拉住了……

艾米丽:没事吧?不管怎样,也请好好的活下去

虽然此时艾米丽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是凭借着大脑本能说了一句话,直到她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羞耻,才羞红了脸

当然,艾米丽也许不知道,她已经在某个小家伙的心中变成了天使

3
艾米丽,初次来到庄园参加游戏的人之一

艾米丽看着坐在她旁边十分老练的艾玛,明明是个小姑娘却能做出这样的表现,艾米莉这样想着……

艾玛:你好,小姐,请相信我的能力

艾玛往艾米丽的方向看了看,随后就开始玩起手中的工具箱

          随之是镜子的破碎声

黑暗的环境,以及寒冷的温度,还有那带给人不安的乌鸦,让这位新来的女士,艾米丽感到十分的不适,但游戏还得继续,不安的修着发出巨大声响的机器,身旁的乌鸦时不时叫几声,像是笔尖在黑板上划过,这样的声音可不好听……

艾玛:女士,你这样纯属是在等死……

此时的艾玛可苦恼了,当然不是因为监管者是谁,是因为这个一点规矩都不懂的女士,电光闪烁什么的,艾玛只好从背后抓住这位女士的手,一步一步的教这位女士该怎么修这机器

作为聪明的上等人学习当然也很快,很快就能把一台机修的几乎不再冒电了,正当艾米丽在为自己新学到的技能骄傲的时候,艾玛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当然,艾米丽没听到

                       我不认识她……   ?

4
所以三天后艾米丽被安排到艾玛房间也是计划,毕竟某人有后台可以走……

同床共枕的第一晚总是让人难受的,虽然同为女性,但艾米丽还是红着脸把头捂在被子里

艾玛:艾米丽,你睡了吗?

艾米丽:还,还没……

此时艾米丽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虽然艾米丽很想挣扎开,毕竟脸上的红都要蔓延到耳根了

艾玛:艾米丽,你知道吗?其实我一说谎鼻子就会变长……

艾玛说话时,带有些温热的空气拍打在艾米丽的脖子上,让此时的艾米丽更加不知所措

艾玛:艾米丽相信一见钟情吗?

艾米丽:艾玛……别开玩笑了?

这算什么?莫名其妙就被……还是一个比我小的女生,虽然对她的好感是很高,而且她也长得不错,在口渴的时候会给自己倒水,还会带着自已去吃点点心……等一下,这样想想,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艾米丽的脸更红了一点,甚至还开始发烫

艾玛:我还没有说谁呢~

艾玛的语气像是个调皮的孩子,从这句话里就能听出她的嘲笑,最看不惯就是她那一脸胸有成竹的表情

艾玛:艾米丽不喜欢我

艾米丽转过身来打算解释,但却看到艾玛的鼻子变长了,这也算是验证方法之一了吧……真是狡猾呢

艾玛: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撒谎啊~我也喜欢你,艾米丽

艾玛的鼻子又变回了原来的长度,艾米丽此时的脸像是个红色的气球,人家都做到这样的份上了,还能不答应吗?

艾米丽:我,我也是……

同床共枕的第一晚就是难受,鬼知道艾玛为什么拉着艾米丽聊天,聊到凌晨一点才睡,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呢,这样想着的艾米丽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5
难得庄园放假一天,大家都回到了自己原本的生活中去,除了那两个,真当别人在尝试花光自己所赚的钱的时候,艾玛还在庄园里品尝她的蛋糕,病态白色的奶油,引人注目的是那两点立起来的两个小樱桃,切开蛋糕下半部分流出来的甜蜜液体,更是让人觉得享受

艾玛:这次的点心很棒啊~

艾玛含住一颗小樱桃开始舔咬,手抚摸上那白色的奶油,手指探入蛋糕的内部,软绵绵的

艾米丽:等,等一下……嗯,不要……

狂欢总是不太久的,就像品尝点心一样,艾玛坐在床边,擦拭着被弄湿的手

艾玛:艾米丽,我不喜欢你了

精疲力尽的艾米丽费尽力气转过头去,想看看艾玛又想干些什么,毕竟她可骗不了人,但是现实却没有人艾米丽如愿以偿,这次她的鼻子没有变长

艾米丽:为什么……

带着事后的沙哑,十分诱人,像是一条搁浅的鲸,明明没什么力气却还是要挣扎着坐起来,但又像是接受命运一样双眼黯淡

艾玛:因为我爱上你了

挣扎的后果,回过来的是小女孩温暖的笑,虽然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下流

艾米丽:行吧,你就四周,别想上床了!

艾玛:唉!?!!